Anni Wang

前情提要 我們忽然搬家了,原因很簡單,飛利浦從今年初開始正式在朋友家上班(新公司沒有辦公室),就在兩個月前,他們在上班的某日開玩笑說,要是能做鄰居就好了,幾天後,朋友家隔壁的房屋忽然出售,幾經分析討論後,我們就這樣買下房子,並開始忙起各種公寓和房屋買賣的程序事項。 在拿到房屋後,我們預計週末進行所有大型傢俱和家當的搬遷,而週間則先為搬家做準備,在每天下班時,開車回公寓載一趟脆弱或不方便打包的東西。那幾天真是忙爆,全然忙搬家,搬進房子是件新奇又有趣的事,多得是第一次和第一件想做/得做的事,比如說,學習如何開鎖闖自家空門(也真他媽的是空家門)。 這件事情說起來懸乎,根本是某個隱形人跟我們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玩笑,就在周六進行大搬家這天,我們的門就這麼故障了,那道唯一能進入房子的門,那間2019才剛蓋好的房子,使用的是密碼鎖,所有窗戶陽台對外都沒有把手設計,只有那麼一道門和上頭那一道把手。 起初我們想說是輸錯密碼,暫時鎖住,但不是,因為直到我們把所有加當都搬進車庫後,門還是打不開,何況我們輸入密碼時,一直都是亮綠燈,也能夠進入門鎖一模一樣的車庫內,被鎖在門外沒什麼大不了,除了隔窗和我們面面相覷的辛巴狗和波比貓,牠們怎麼辦好? 我們已經睡在這三天(充氣床+沙發),其實輸錯或使用方法錯誤的可能性很小,向有一樣密碼鎖的鄰居求救,他們也一頭霧水,說從來沒遇過這種事,包括前屋主。

這輩子最離奇的一天. The most bizarre day of my life.
這輩子最離奇的一天. The most bizarre day of my life.

前情提要

我們忽然搬家了,原因很簡單,飛利浦從今年初開始正式在朋友家上班(新公司沒有辦公室),就在兩個月前,他們在上班的某日開玩笑說,要是能做鄰居就好了,幾天後,朋友家隔壁的房屋忽然出售,幾經分析討論後,我們就這樣買下房子,並開始忙起各種公寓和房屋買賣的程序事項。

在拿到房屋後,我們預計週末進行所有大型傢俱和家當的搬遷,而週間則先為搬家做準備,在每天下班時,開車回公寓載一趟脆弱或不方便打包的東西。那幾天真是忙爆,全然忙搬家,搬進房子是件新奇又有趣的事,多得是第一次和第一件想做/得做的事,比如說,學習如何開鎖闖自家空門(也真他媽的是空家門)。

這件事情說起來懸乎,根本是某個隱形人跟我們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玩笑,就在周六進行大搬家這天,我們的門就這麼故障了,那道唯一能進入房子的門,那間2019才剛蓋好的房子,使用的是密碼鎖,所有窗戶陽台對外都沒有把手設計,只有那麼一道門和上頭那一道把手。

起初我們想說是輸錯密碼,暫時鎖住,但不是,因為直到我們把所有加當都搬進車庫後,門還是打不開,何況我們輸入密碼時,一直都是亮綠燈,也能夠進入門鎖一模一樣的車庫內,被鎖在門外沒什麼大不了,除了隔窗和我們面面相覷的辛巴狗和波比貓,牠們怎麼辦好? 我們已經睡在這三天(充氣床+沙發),其實輸錯或使用方法錯誤的可能性很小,向有一樣密碼鎖的鄰居求救,他們也一頭霧水,說從來沒遇過這種事,包括前屋主。

在詳讀這款密碼鎖手冊後,我們能試的方法都試了,嘗試順序如下:

  1. 命令辛巴狗開門,他平常就會開門,所以我們都會用椅子擋住,也因此不論我們怎麼叫他開門,他都只是一勁地嗚噎嗚噎;波比貓沒有這道心理障礙,好似理解地跳到椅子上,用她的小手摸了摸門,又用兩掌在門窗上扒拉幾下,最後索性在椅子上躺著休息。轉身就見兩位新鄰居站在後方,有些尷尬地笑著問我需要什麼幫忙。
  2. 根據門鎖說明書,在密碼鎖下方插上9V電池,沒用。
  3. 用力按門或各種角度拉提把手,沒用。
  4. 在某位陌生的鎖匠隔空教學下,他一步步傳簡訊教我們如何開鎖,於是我們向新鄰居借了幾把餐具刀,嘗試用各種角度和時機去劃門縫,同時用車庫門做練習,慢慢找出門卡住的問題,因此發現問題出在壓把手時,本該跟著壓進去的鎖舌沒有一起進去。

在了解問題真相後,下一步就是如何將鎖舌給強制壓進去?

  1. 用一把餐具刀壓,但這鎖舌不同於一般設計,是L型的,刀子切下去最終會卡在底部,無法將最後一半壓進去。
  2. 用兩把餐具刀,一把用力抵住鎖舌,抵抗回彈,一把從下頭慢慢地刮,每次只能刮幾毫米,但是手指頭到最後都會沒力,一不小心放鬆鎖舌就會立馬回彈,直接砍掉重練再接再厲。這方法難在你不知道何時才會到達底端,很容易失去專注力,也不知到底有沒有在推進,我只能用車庫門先練習手感,再不斷嘗試到手痠,是目前為止最有希望的方法。

然而,一整日沒進食,從早上醒來就在搬東西直到下午六點的我們,不得不暫停手邊工作,趁著歸還IKEA拖車時,去一旁的中式自助餐吃飯,因為再15分鐘就要關門,麵類已經沒了,收銀員便算我們便宜,是這一切大考驗中的小確幸。

短暫的補給時光,補食又補水,同時開始找鎖匠,找到一家專門打電話給所有鎖匠的平台,在幾經等待後,對方無奈地說,整個清單都打了一輪,該工作的人去斯德哥爾摩參加婚前單身派對,最近的一位在300公里之外,其他則都不接電話,這是在上演什麼?史上最不幸的巧合嗎?朋友鄰居呢?他們這週末剛好去挪威旅遊了。

平台告訴我們會繼續努力打電話,我則決定打給警察,人民保母很快就接了電話,並在聽完我們的情況後表示:請致電鎖匠。我們說能打都打了,對方便語氣惋惜地說,這樣啊,那我們也無法為你們做些什麼……我有些憤怒,原來電影裡都是騙人的,什麼警察很多開鎖破解各種密碼,都是屁!當你家有小孩或寵物被關在屋內餓死渴死憋尿死時,警察什麼都不會做!飛利浦則一臉我就說吧,警察唯一會做的就是破門而入,他們什麼不會,最會砸破門窗救人。

就這樣子,我們繼續用鄰居家的餐具刀開鎖,一直到深夜凌晨,飛利浦才提到說,鄰居朋友留了一道小門給我們,以防不時之需,還真的是緊急狀況,我們貓腰潛入他們家,好好地喝了水、洗了澡、睡了覺,真是的體力快透支,雖然也有其他人邀請我們去住一晚,但能就近睡一晚補給體力幫助不少。

週日早晨八點,找鎖匠的平台一早打來,說今天也會繼續加油打電話直到有人能幫忙為主,我因為睡眠不足,頭有些疼,飛利浦心裡比較著急辛巴狗的事,早早就去用刀子繼續解鎖,我則躺在床上,想睡但腦子卻不控制地飛快轉著,思考著各種解鎖的工具、形狀、材質,過了一小時後,得出兩種可能性:橡膠和很細的L型鐵棒,於是我在鄰居家搜索了一番,搜集各種小零件和橡皮筋,還順利找到了L型鐵,沒想到走到家門前,飛利浦手上也拿著一樣的L型,看來經過一晚,我們都想出了一樣的答案,那是他從擋狗用鐵網上剪下來的,先跟另外一家的鄰居借了老虎鉗,在拿到我們車庫裡,用前屋主的工作台把鐵條給折彎,我們不禁充滿希望,感覺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突破這個困境。

想當然爾沒有那麼簡單,我的L型鐵太粗(門縫只有幾毫米),而飛利浦製作的L條太短,光是插進門裡,手指頭就沒有轉圜餘地可以施以力矩來轉動鎖舌。此時飛利浦忽然在車子旁的地上撿起一根20公分長的鐵條,我皺著眉頭說這大概太粗,他不信邪地插入門縫,只留下一句:這剛剛好,就奔進工作室裡,再出來時手上便拿著一根被彎成L字型的鐵條,開始用車庫門做測試,但長度又有些太長行不通。想起昨夜睡前速速傳了一大串訊息給房仲,說我們有緊急事件,我那時已經很接近放棄的狀態了,房仲也就是在那時打了過來,我一邊和他解釋什麼情況,一邊不耐煩地幫崩潰的飛利浦用我的橡皮筋測量門洞長度,才剛測完他就又衝進工具室,出來時手上的L型已經變成了Z字型,我講著電話和他走到大門前,那時我正在向房仲詢問若我得打破一扇窗戶,誰要負這責任和修補成本?就在此時,門忽然“啪拉”一聲,開了

“Mathias, the door is opened!Oh my god……”

借我們刀子的鄰居正從後方前來關心,看到那一刻露出一臉驚喜,我上前給飛利浦一個擁抱,辛巴狗則衝出門去尿了快一分鐘多,他最終忍了整整24小時都沒在家裡大小便,是條偉大的老狗英雄。

故事就這樣到了尾聲,我們一一傳訊息給所有知情的、幫忙搬家的朋友報平安,也打給鎖匠平台道謝,他們也和我們一樣努力了十幾小時,更要謝謝那位遠距教學的鎖匠的幫忙。而那扇大門,則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開關再也沒有出現問題,我們什麼都沒有損失,沒有打破窗戶,沒有辛巴大小便,沒有錢包失血(鎖匠要價兩萬台幣,破壞門鎖則又會是一大筆修繕費),就只是很辛苦地學了一整晚開鎖技能,這一切都好似從未發生過一般,像是誰和我們開了一場很大很大的玩笑

另外,還好那週末下雨,不然飛利浦的下一步計畫是,用鄰居的彈簧床彈跳到二樓屋頂上,用大鎖剪斷鏈條,再從煙囪口突破,我說天雨屋頂滑,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們還是繼續用刀子努力切吧!

後續

除了這件離奇門鎖外,我在鄰居家睡前,向我的世界對話,當下我好希望這件事從未發生在我們身上,從未在這個世界時空中發生,像電影中直接轉換到另一個平行時空去就好,理性卻又清楚認知已經發生的事故無法逆轉,但,我忽然幾進許願般地期望著,在接下來的時空,我能到達一個成功解決門鎖事故的未來,我們會成功打開家門的平行時空裡,而我心裡隱約知道,到達的唯一關鍵(the only key to the door)就是不放棄地繼續嘗試,直到我們成功為止,而我們最終也真的趕在平台找到鎖匠之前,趕在辛巴渴死憋死之前,自己將門鎖給撬開了。鄰居笑說今後你們哪天失業,還可以轉行當開鎖鎖匠,經過這件事情,我也再次認證,世上沒有真正困難的事,人類智力都麻差不多,只要願意付出時間和心力去學習,人人都能化解各種看似專家才能解決的難題。

工具箱

另一件離奇事件是,我們有一個很重,體積不小的黑色工具箱子離奇失蹤了,在我們非常需要工具的時候,就這樣憑空消失,解決門鎖後,我們在公寓和房屋的路途間來回搜索,甚至進到其他公寓和垃圾間、腳踏車庫、IKEA拖車中心、快速道路的邊坡地毯式搜索,就是沒有工具箱的蹤影。自從那時起,每每想起這兩件事,我心中不禁想,這是不是因為我許願自己能進到另一個平行時空,而在門鎖問題成功解決的世界裡,工具箱是不存在的;又或著是,就像在鍊金術師的世界,凡事都是等價交換的,價值高昂的工具箱,是我們為了撬開門鎖,最終精煉出那Z字型鐵條的交換條件?

至於那在車旁撿到的鐵條究竟打何方而來?我後來在那附近調查了一下,發現那是從我的腳踏車車輪上掉落下來的,怎麼回事?這是開玩笑的某人提供給我們的提示嗎?這根本是叫我們玩室外版的密室逃脫!

工具箱裡有什麼?有跟鄰居借來的水泥電鑽、各種螺絲起子、各種大小鉗子、打氣筒,以及我們組裝床板的所有螺絲釘,因此整張床可說是報廢了。

此外,再來一件巧合事件:

當天下午,一位自稱來自高雄的台灣人傳了訊息過來,表示自己最近剛來到這城市做實習兩個月,希望有空可以一起Fika(瑞典的喝杯下午茶意思),我看了便一口答應,雖然想邀請她來我新家,但通常這種學生都會住在大學或市中心,若沒有腳踏車,是不容易到達我這的,沒想到不帶期望地問了下她住在哪,收到回傳的地圖,標示竟然就落在……我家正後方,我抬頭看了一眼窗外,再將地圖直接推到飛利浦面前,跟他說,這是開玩笑的吧?她怎會知道我住在這裡?之所以驚訝,首先這裡是小鎮裡最昂貴的新建社區之一,普通人除了有小孩的家庭都不太會住在這裡了,何況是一般外籍學生,要不是為了搬來跟朋友住我們也絕不會買在這裡;再來世界這麼大台灣人這麼小,房子怎麼偏偏會坐落在同一條街上?在這遙遠的北方小鎮裡偏遠的住宅區域裡在我早上剛破門而入的新家裡

啊,既然這麼近,那就歡迎隨時來敲門聊天吧!就這樣,我們在隔天就一起吃了頓美味的台灣晚飯,為我人生中最離奇的24小時畫下句點。

幾天後再回想起這事,我自認最強的事是自己的心理素質,在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後,竟然能以心平氣和的狀態度過這24小時,搬家基本上是件很累人的活動,當天又發生搬家最不想發生的意外 — — 門鎖故障,家裡又有貓和狗,不僅全市鎖匠不在,警察也愛莫能助,一般在這種身心俱疲的情況下應該會直接放棄或壓力爆表,我心底多少有些擔心害怕,但都一直是處在淡然甚至還能跟飛利浦開玩笑的狀態,追求心靈的寧靜致遠 — — 是我從有意識以來,每年生日都會祈求的願望之一,期盼自己能在各種波濤洶湧下乘風破浪,因為對於面對挫折意外時;失去重要之人時,那種心理壓力和悲傷哭泣已經讓我受夠了,我再也不想要體驗這種極度負面的憂鬱情緒,所以我年年祈禱,祈禱自己逐漸成長成更加堅強的人,心如止水,再也沒有任何人事物能打擊到我或引起一點漣漪,而這一次的困境,也算是我終於達到這輩子最大心願的實在證明。

2022/06/18–19

--

--

回顧上篇瑞典員工調薪會談2021,忽然就在上周收到暫時的水管部門主管通知這周要談調薪,因為老忙著其他事情我一心只記著要在會議前預留個時間和飛利浦討論一下對策和預設目標。週三打健身房辦的球賽打太爽,我們男女排球隊組隊直接完勝業餘人士,對手們其實素質都不錯,我們可以說是盡全力卻又以十分興奮輕鬆的心態在打,這種球賽最讚了,半夜十點多才到家,還是打起精神利用吃飯和洗澡時間討論了下,我這次的預設論點很單純,就直接連同結論一併記敘:

  1. 確認去年和今年通貨膨脹指數
    — 2021 瑞典 2.2%
    — 2022 瑞典 5.3% 而四月很驚人的來到6.4%
  2. 確認2021這一年來公司首次(強迫)員工們接受的紅利薪水制度結果
    — 紅利最後落在最高值的69%,舉例來說,當公司盈利最佳時每月可以多領100塊,這一年下來因盈利欠佳,平均只獲得69塊。加上固定的加薪,總地下來去年的加薪幅度是5.3%,還好有比去年通膨高。
    *公司紅利共有兩項,一是依據全體公司盈利成果分配,二是依據部門是否盈利達標的獎勵金。
  3. 告知我上次談秋季要再調薪,卻因案子停滯而沒下文的情況
    — 原本和前主管說好若我獨立做好兩個小案子,秋季可以再多加1000,但後來其中一個案子毫無下文,加薪就也跟著沒下文,不過後來意外獨立做了另一件兒童遊樂場設計案也學了不少技能,總之將此事都一併告知暫時主管。
  4. 其中對我最不利的事實是,部門景觀的案子並沒有供需平衡,因此我一年來平均下來的工作時數僅落在78%,上個月就有兩三週沒什麼事(還好那時剛好利用閒暇來忙買房和賣公寓的大小事,不然我幾乎天天處在壓力爆表狀態,還睡眠精神兼體力破產)。
  5. 很可惜地,瑞典公司就像其他國家一樣,想要大幅調薪就得更換工作,這選項對於住在小城鎮,工作機會屈指可數的景觀建築師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選項,因此,如何透過談判讓這還很年輕公司理解到,留住人才比發獎金招人更重要,是我們員工得有志一同,努力抗衡的目標。

總結上述,飛利浦一如既往直白地說,倘若公司加薪低於通膨6%,你是有權利生氣並且告訴公司:你們這是當著我的面說要減薪嗎?

最後,他建議我要麻要求6–10%,要麻先要求加兩千然後再乘以通膨6%(究竟該加多少其實很難說,可惜北方城市統計不多,沒有景觀建築的薪資可以作為根據,南方首都的薪水水平比北方高四千克朗),於是我就將這個基底放在心裡去睡了。

隔天對談時,基本上把上述幾點和主管講述,再補充我很想接更多任務和責任,偏偏這裡的景觀案子比道路和水利部門少很多,我其實也愛莫能助,還是得靠公司和主管們努力接案才行……簡單說完後,終於要換主管說話了,沒想到他語出驚人,一下三個正向的事實就讓我放棄抵抗:

  1. 他和我前主管討論過了,前主管有留言說是時候給我重新調整薪水(我最初的薪水是選擇高一點的薪資但是條件是凍漲一年,然後去年公司又嘗試引進尚未平衡的紅利制度,因此調薪幅度不算優良但也不差,因為幸運遇到新冠,全公司薪水都凍漲),所以這次底薪先直接加1600/月(我一聽到眼睛就先瞪大,1600已經將近抗通膨6%了。)600應該是大家都一樣的,其中那1000可以當作是當初主管和我約定的秋季調薪,我聽到不禁心頭一陣暖暖,前主管真的是人好好的老好先生兼貴人,離開前也不忘記給我留一筆溫情。
  2. 接著主管給我查了下對客戶的時薪,比公司預設的高10塊,基本上有高就是樂觀,他說反觀水利部門的對外時薪普遍過低,工作比我們道路景觀部門多,盈利卻未達標,導致員工沒分到紅利的不公現象。
  3. 最後是公司紅利制度,今年若盈利達標,最高能再加2400/月,去年的高標是1600/月。聽到此我基本上就已經不抵抗了,在沈默地看著統計試算表幾分鐘後,主管又補了句:我的紅利基底頗高的,我才知道原來大家的紅利基底也不同,前主管真的對我很好,又或著是上一次努力準備的薪資會談帶來的成果。結論是加薪幅度落在5–10%,可以預期大約會是7-8%上下甚至更好,因為公司賣掉了赤字已久的建設部門,以及買進一間小公司專門來管理拖垮整個公司經濟的首都辦公室,所以紅利表現應該會比去年更好……最後我告訴他,公司這次開的條件我可以接受也覺得滿意,一切就這樣拍板定案。

一件巧合的事是,當年我首次和主管談起薪時,因緣際會下認識的市政府景觀師M剛好部門在徵人,便寫了封信給我主管直接問我這員工素質如何,同時也有私下問我有沒有興趣應徵他們的工作,於是我順便問了下市政府的起薪條件,直接拿出來跟主管談,主管因此取中間值,開給我比預期高2000的起薪,條件是凍漲一年,完全要感謝M的助攻 — — 而就在三年後又是談薪水的這天,我們去參觀市中心舉辦的年度道路景觀公司博覽會,中午時,M因為晚到便主動上前和我們共用午餐,飯後我告訴他,一直以來很感謝他當年的助攻,我開玩笑地說,下午我準備要去談調薪,可能又得再次把你的大名給搬出來用用了!

凡事的到來都是中性的,好壞則是比較出來的,我可選擇比高然後感到失望透頂,亦可選擇知足,而這一次我選擇感謝幸運女神的籠罩以及前主管的加持,讓我有個滿意的調薪會談。

20220520 瑞典員工調薪會談 完

--

--

To be continued on airplane…20220219-0220 倒數第3&2日

稍待,先讓我登個機再開始寫。

開頭先紀念一下旅途上意外相遇的兩隻28歲雙魚,在機上開Party玩調酒,空姐tips :"apple juice+white wine=Cider."🤣
Hope to see you again somewhere someday on the life journey!

到最後連口罩都同化了,命運好好玩。相約未來在歐洲某國或台灣臺東相見。

她是一個真正自由的靈魂。對看第一眼時,她對我說:”你的眼睛裡還有靈魂”,我立馬回問:”你怎麼看的?”

我們的緣分就從這句話開始。

喔對了,她的機上滾筒式睡覺功力很強,可以像哈巴狗一樣臉貼壁睡覺很經典。

兩個都很愛哭,上飛機前和爸媽道別後,口罩都哭濕了,於是她送我兩支口罩,在台灣時被各種送口罩,出了國還是被送口罩,台灣人搞口罩外交!差異在於她似乎哭得比我還兇,情感的爆發力更強,所以我說,她是真正自由的靈魂,而我是,想保有自由的靈魂。

我好似看見了一面鏡子,兩隻魚意外游到了此處,隔著鏡面互相對望了幾刻,爾後,又各自游向不同的目的地。

我們同樣想開發腦袋思想的力量;我們同樣相信命運與緣分的意義,於是我們彼此分享了自己的門路與狀態,有些思緒不理解就試著去理解,有時則相似到以為對方跟蹤著自己,結果臉書上一位共同好友都沒有哈哈。

--

--

Anni Wang

Anni Wang

A Taiwan/Sweden culture merged blogger. Striving to find balance in two totally different lifestyle.